2018年08月17日
 
首页 > 政务公开 > 部门动态
旧志利用三题
来源:广西地情网 作者:- 发布日期:2018-06-14 08:48 阅读:430

一、利用旧志必须注意区分信史与非信史。旧志中,往往有一些不科学的记载,而我们的一些同志在编修新志过程中,由于历史知识不足,又把旧志的这些记载照引过来。如某县志稿写道:“××县,据史籍记载,唐虞为南交地。”另一县志稿则写道:“×县在唐、虞、夏、商、周时代,地处古荆州西南境。”并注明说:荆州,古九州之一。对以上的记述,确实需要商榷。唐虞时代(即尧舜时代)属于原始社会,还没有国家,所谓九州,亦不是确定的上古的行政区域。作为新编地方志,不应也没有必要把记述的上限推到那么久远而史料又多属传说和神话性质的时代去,以免给人以不科学不可靠之嫌。

  二、对旧志观点应具体分析,区别对待。比较突出的是有关“匪”、“贼”等性质问题,引用旧志如果处理不当,客观上就可能产生政治性的问题。按照我们的实践,对利用这种资料有如下几种处理办法。一是根据旧志所提供的线索,查阅有关史料,特别是当今专家们对本地区历代农民起义斗争的研究成果,循着本县“匪乱”发生的时间,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加以研究分析,看是否属于正义的农民斗争。发现被旧志诬为“匪”、“贼”的,就应还其历史本来面目;二是对旧志中记为“匪”、“贼”等等的,也不能都认为就是正义的,确是匪的,则如实记载。如上林旧志中记有一个当时在上林影响比较大的名叫樊建光的人为匪,上林县志办的同志经过查阅史料,调查研究,弄清了此人确是土匪头子,新编《上林县志》同意了旧志中对樊称为匪的定论。三是对旧志中“匪”、“贼”的记述,现在确实无法弄清其性质,而所记述的人和事件影响又不太大的,可考虑舍去不用。我们在审查《宾阳县志》稿中,同县志办的同志研究,删掉了大事记中的三条记述。四是对旧志中记述为“匪”、“贼”的,其规模、影响比较大,新编志书需要加以记述,但如今实难弄清其性质的,只记其规模和主要经过,不加定性。如宁明县志稿记述农二、农七在民国十年至十一年间,举“自治军”旗号,攻入思乐县城,赶走思乐县长,尔后农二自封为县长,不久被官军击败这一事件,原稿称农二为匪首,经过研究,取消“匪首”二字。这样处理,一是既保留了史实,二是体现了新编志书记事讲求实际,不勉作定论的科学态度。

  三、利用旧志资料必须严加筛选。新编的县志中,情况越古,资料就越少,因而对旧的史志书依赖性也就越大。“抓不到鱼虾也贵”,放松了取材标准,使得一些不应用的资料也在新志书中“登场”了。如某县志大事记的清代条目一共是六十三条,其中属于抄旧志中的自然灾害的条目就有三十四条,占了一半还多。而且所记的事物无确切程度。清嘉庆“十五年冬,疾病流行”;清嘉庆“二十五年春夏少雨,米贵,民饥饿”。这些条目,内容空泛,史料价值很低,可删去不用。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