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首页 > 政务公开 > 部门动态
“凡例”是否必须写上指导思想
来源:广西地情网 作者:- 发布日期:2018-06-14 08:54 阅读:222

  许多新方志的《凡例》,第一条是“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指导思想”。这似成惯例。我也曾认为新方志包括续志应写上这一条。

  但最近发现有的志书的《凡例》不列指导思想一条。如《绍兴市志·凡例》:“1、本志遵循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原理,以实事求是的精神,记述本地自然、社会各方面的历史和现状。”贵州《正安县志·凡例》:“一、坚持求实存真,立足当代,详今略古,客观地记述正安的历史与现状,力求思想性、科学性、资料性的统一。”《晋城市志·凡例》不仅没有指导思想这一条,连实事求是、存真求实等编写原则也不写,第一条是:“本志为通纪体。上溯不限,大事记下限于1998年底,其余各卷下限于1996年底。”不写指导思想的还有山东《齐河县志》、《长岛县志》,江西《丰城县志》,陕西《渭南县志》,江苏《宜兴县志》,湖北《江陵县志》等。

  进而看张景孔先生谈凡例的文章,知道关于凡例是否要写上指导思想竟还有争论。张景孔认为:一、“凡例”的内涵和外延不包括指导思想,把不属于“凡例”的内容强行拉入其中实属“僭越”;二、拟定“凡例”应该抓住重点,突出特点,不必面面俱到,全国统一的规定,各地约定俗成的某些基本原则,诸如编志宗旨、指导思想之类,是可以省略去的;三、将指导思想写入“凡例”,使志书开卷便出现一种“政治化”的倾向(见张景孔著《志苑文论案》,青岛出版社1991年版第33页)。张景孔先生言重了,不过笔者同意他的凡例可不写上指导思想的观点。

究竟“凡例”是否要写上指导思想,笔者以为从两方面来谈。一是修志工作,必须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指导。在地方志(包括续志)的编纂工作方案中,要旗帜鲜明地指出这一点。因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是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是统领全局、贯穿各项工作的灵魂,一切工作都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指导,修志工作也不能例外。二是志书自身,其“凡例”,按《辞海》释义为:“说明著作内容和编纂体例的文字。”《现代汉语词典》则释义为:“书前关于本书体例的说明。”即然只是关于本书内容和体例的说明,而不是整个修志工作(包括组织领导、队伍建设、编史修志及咨询服务等所有业务工作)的说明,那么,是可以不写指导思想这一条的。这绝不表明不写指导思想就不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来指导编纂工作,也不影响凡例中不写指导思想的志书的质量,《绍兴市志》获得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一等奖,并在全国颁奖大会点名表彰,就是证明。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