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简体版|繁体版
网站支持IPv6
广西贵港市港北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部门动态

港北社会科学重点社科成果推荐之十四:传承和保护蓝衣山歌文化之研究

2019-11-07 16:27     来源:港北区社科联
【字体: 打印

◎港北区蓝衣山歌文化研究课题组

 

【内容摘要】  本课题从蓝衣山歌的历史溯源、地域分布、山歌内容、基本特点、发展过程、承传情况等方面进行深入调查研究,对传承与保护蓝衣山歌非物质文化存在的问题进行客观地探求、科学地剖析,对如何传承和保护蓝衣山歌文化在立法规划、思想政治、人才物质、制度设计、宣传服务等层面提出独到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  传承保护   蓝衣山歌   对策建议

 

贵港市是一座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郡,人杰地灵。在港北区港城镇龙井村,居住着一群独具地方特色的群体多年历史。虽然时过境迁,他们依然保留着先人穿蓝衣唐装、裹蓝色头巾的传统装扮,向人们展示蓝衣壮浓郁的民族风情以及壮族深厚的文化底蕴。为了对了解蓝衣山歌的溯源、特点、发展、承传,完善蓝衣壮民俗“博物馆”传播窗口,利用山歌介质作为基层思想政治工作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的宣传平台,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推动精神文明建设,歌颂民族大团结、传承民俗文化、化解社会矛盾,唱响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旋律。为此,我们组成了调研组进行了深入实地调研,剖析存在问题,探求客观规律,提出工作对策。

一、蓝衣山歌的基本情况

(一)山歌的渊源和分布。山歌,顾名思义,在山上唱歌。壮族山歌又叫“壮欢”,“欢壮”,唱山歌又叫“唱欢”壮族人说,到什么山,唱什么歌。然而,随着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需要,山歌就不止在山上唱了,山歌会下山,会进田,会入村入户,进入社会各个场面。发展到今日,山歌已经成为贵港壮族人日常生活、生产斗争不可或缺的文化食粮;用山歌代言,已成为港北区壮族集居地区群众日常交往的普遍现象。

贵港市港北区港城镇龙井村是身着蓝色衣装的壮族聚居地,分布在上龙至护龙、双井等十三个寨,这蓝衣壮族人口占全村总人口的75.2%。几个世纪来,他们用古老、深沉、婉约的情怀和韵律的蓝衣山歌,传递信息、表达感情、分享快乐,备受当地人民欢迎。它起源于明末清初时期,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主要是贵港市港北区港城镇壮族,后来由于壮汉杂居由明朝的黑衣壮转化成清朝末期的蓝衣壮,蓝衣山歌随着岁月的流淌自然形成了壮汉共有的文化产物。三百年来,蓝衣山歌屹立于贵港市民间音乐之上,二十世纪50—70年代唱红郁江南北,甚至遍及贵港市的港北区、港南区、覃塘区和玉林市的山心,南宁市的横县。文化大革命时期,它被视为封、资、修,批而不倒。在那种背景之下,农民在工作之余,夜间休闲之中还偷偷在田间、地头、树荫底下轻快地传唱着。改革开放初期(1978年—1982年),蓝衣山歌以港北区港城镇为核心区,流布根竹乡、奇石乡、中里乡、庆丰镇、大圩镇、武乐乡和贵港市中心的贵城的各个街道的120多个行政村1000多个自然屯,禁唱已久的蓝衣山歌好像缺坝的洪水般冲向村头巷尾、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一片歌海。经过深度挖掘的《蓝衣山歌》在自治区“2011年畅享民歌”大赛中荣获二等,为贵港市在民歌大赛史上写上了的一页。

(二)山歌的基本内容。晚清文学家李调元在《粤笔记》写道“粤俗好歌,凡有吉庆,必唱歌以欢乐。”蓝衣山歌以本地白话为主,是一部长篇古歌,《蓝衣山歌》中有时政歌、劳动歌、生活歌、情歌等。其中,反映古代贵港劳动人民最为流传的一部长篇《情歌》最有特色的为情歌,其流传最广、印象最深、实用性最强。以歌相识,以歌相思,以歌初恋,以歌热恋是,是独具一种和声典范,是贵港市劳动人民经过千锤百炼铸造精华,是发泄内心情感的一部古歌,它的内容、音乐很有研究价值,值得保存、值得欣赏、值得传承,是一个中华民族文化瑰宝,是贵港市非物质文化遗产。

(三)山歌的基本特点。《蓝衣山歌》种类繁多,有劳动歌、风俗礼仪歌、生活歌、时政歌、情歌等。其中,民间流传数量最多、最广、艺术价值最高的为情歌。情歌所散发出的思想情感极其丰富,喜、怒、哀、乐、悲、酸、忧、愁等样样俱全。情歌以表现初识、初恋、相思、热恋等为主。在民间的婚男嫁娶中最热闹的场面就是对唱情歌,以歌交友,以歌为情,以歌为恋无处不有,出口成歌。

《蓝衣山歌》对歌有三方面的特点:一是男性为开声首唱,随后男女对唱,每首歌多见为四句一首,每句为七言,第二句与第四句的尾音必然押韵,(指本地方言押韵,但大多数是以汉语押韵)。男性对唱必然为五句一首,每首的尾句都是重复女性的尾句。这种唱法称俗“三吊尾”。二是开声首句有三言头、五言头、六言头和七言头,但整体上为三言头和七言头为普遍。但最为值得一提的是唱到情感时多加四言即(嘛阿表嗳),这是发自内心牵动和激发对方的同情感和热恋感,使双方更加珍惜、更加温暖、更加同感。三是声音的特色,《蓝衣山歌》的歌声整体上属于温柔这一类别,在温柔中带有情感呼叹,歌声温柔优美动听,歌词也非常精彩押韵。“寒冬腊月雪风起,咁好娇儿做奴婢,鲜花插在牛粪上,仔细想来样伤悲。”这是龙井村传统哭嫁歌中《苦命歌》的歌词,反映了封建社会包办婚姻、女性婚姻不的现实,表达了对婚姻的渴望。传承人梁丽珍、刘月球歌唱哭嫁歌,令人民深切感受其蕴含的文化魅力。

哭嫁歌没有文字记载,是通过口口相传传承下来的,已经流传了几百年。哭嫁歌的基本内容是:《日出歌》、《月落歌》、《苦命歌》、《恩怨歌》、《离别歌》、《嘱咐歌》、《骂郎歌》、《骂媒歌》、《拜祖歌》和《出门歌》。它的格式相对固定,一歌哭七日或三日,每日哭两个故事情节,每个情节又分为日哭一个、夜哭一个。在龙井村,一般是哭三日。哭嫁歌反映了劳动妇女在劳动、生产、生活、爱情婚姻等方面受到的歧视、和,也反映了在封建社会劳动妇女为争取而进行的斗争。《哭嫁歌》是对当时社会生活情况的真实反映。比如《日出歌》前四句唱道:“日出东边一点红,火烟挂在半空中,我是女儿着起早,磨粟喂猪排满工。”又唱“女儿好比牛马样,一年四季冇时空,大了当牛当马卖,共床冇识新郎公。”既唱出古代妇女辛勤劳作的现实,又唱出了父母包办婚姻的无奈。《月落歌》中唱“月落西山天黑了,女儿命苦泪哭干,咁好青葱配臭肉,样好嫩芽配老根。”则唱出了女性婚姻不的无限悲伤。新中国成立后,提倡男女平等、婚姻,广大女有了婚姻自主权,哭嫁歌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加之没有书面,逐渐被人们遗忘。

蓝衣壮族山歌的内涵十分丰富,类别也多,就五言四句式山歌来说,大体可分仪式歌、时政歌、情歌、生活歌、儿歌等。

仪式类的贺新居,有首古传山歌:“音丁口北刀,双度模对那,音丁口厅忑,双度马寻槽。”汉译:“举步入门口,两头猪面对,举步入厅底,两匹马同槽。”

时政类的,有首颂“七·一”山歌:“建文化强国,的确合民心,刘壮乡人民,永远跟党派。”汉译:“建文化强国,的确合民心,咱壮乡人民,永远跟党走。”

情歌类绚丽多姿,如民间广泛流传古唱本《壮族情歌》中:

试探山歌,如有“艮干里蒂卜,就奴哭拉拉,空腾寻排排,吞涯了皮啊。”汉译:“先日在襁褓,就说邋遢多,大了刘海垂垂,吞口水了哥啊。”

赞美山歌,如有“三月猜花桃,最敲示花筝,下旁云最炯,最靓示名往。”汉译:“三月发花朵,最白金樱花,天下人最美,最靓阿妹你。”

迷恋山歌,如有“紧就紧旦旦,间就间分飞,幼兰米保眉,再停时好干。”汉译:“紧就紧不得了,急就急不开交,家里没老婆,再待一会儿。”

发誓山歌,如有“沾往结婚姻,对灯艮讲挂,恒皮讲假话,挂剥查胎伤。”汉译:“跟妹结婚姻,对日头讲过,如哥讲假话,过刀口死伤。”

相思山歌,如有“只押腾旁江,你肥闲就克,念斗实在忽,各床则皮公。”汉译:“才挑到半路,可扁担就断,想来实在枉,自作长声叹。”

送郎山歌,如有“送皮腾该短,又申挂该黎,条大路忍溪,名各批罗皮。”汉译:“送哥到短弄,又接上长弄,条大路很远,自己走了哥啊。”

苦情山歌,如有“陷壮苟龙片,就记听计欣,辛苦艮又艮,架贫高忍样。”汉译:“晚放头落席,就记听鸡叫,辛苦日复日,谁像我样贱。”

逃婚山歌,如有“批跳波批婆,没何哩没苟,礼知声同苟,到恳斗略江。”汉译:“去跳井啵声响,水淹颈没淹头,听到老同声,又爬起换衣”。“同苟”即“可记”,旧“老同”。

离婚山歌,如有“艮尔板涯挂,米夏示度云,腾陷交旁寅,名名年罗皮。”汉译:“今日饭过后,老婆是他人,今晚半夜里,自己睡了哥啊。”

生活山歌,如有“炒糯模沙沙,双公夏就还,批巾苦色餐,就欠关胎早。”(汉译:“炒猪肉响沙沙,两公婆就甜,若吃一餐苦,就喊老公早死。”)

儿童山歌类,如有“马卑香,羊卑含,马泼批涵涵,羊卑含行行。”汉译:“马摆尾,羊翘胡,马奔走哗哗,羊翘胡阵阵。”

还有蓝衣壮师剧山歌。壮师剧又叫师公戏。演师公戏叫跳师(跳音条)或叫唱师,多叫唱师,主要分布在贵港市郁江北岸壮区。唱师,原是一种巫文化,这种巫文化,在贵港壮区叫师公教,壮族民间信仰师公教,唱师就是从师公教念唱的经文中演绎过来,先是娱神,而后娱神也娱人。师公教组织为了取悦事主,在念过经书后,加进了即景唱词,按此时此地或欢喜或悲伤的场景来拖腔。如在为主家新故的老人做道场时,唱的多是《董永》,以董永卖身葬父的故事创编唱词,在灵堂中现编现唱,只唱不走动,唱词是七言二句式腰脚韵,即第一句的尾字跟第二句的中间(第三或第四字)押韵,开头首先是自报家门,如:“斗腾先吞刘各位,你高名字欠董永。”(汉译:“来到先告知各位,我的名字叫董永。”)第一句的“位”跟第二句的“字”押韵。后来,由唱《董永》演绎成唱其他故事,加进了男女多个角色,演唱场地从灵堂搬到屋外开旷处,也逐步完善戏曲的“念唱做打”程式,但只是女角全是男扮,因为都是“公”,所以也有说这是师公戏得名之由来。壮族的师公剧直至1958年,还没有固定的剧本,每要演出,先由一个人讲个故事,把故事中的人物进行角色分配,先后登场,自己编唱词自己唱。1958年后,吸收外地戏曲团队先编好剧本的做法,用方块古壮字创编唱词,唱词以外的交带用语用汉字写,道白也用汉字写,演出时翻译成壮语。剧中如有女角,也逐步改用了女性。同时,过去惯用的七言二句式唱词山歌,也逐步改用了五言四句式腰脚韵山歌。

(四)山歌的传承人。1949年解放后,蓝衣山歌传人薪火相传。 “文革”时候,由于破四旧,蓝衣山歌受到打压和禁歌而造成山歌传人断代。蓝衣山歌至今已传承到第九代,分别是第一代韦氏,第二代覃氏,第三代卢明兰,第四代甘氏,第五代黄少春,第六代刘少容,第七代卢桂香,第八代甘炳初,第九代黄秋丽,他们都在贵港市港北区。随着时代发展和社会变革而发生重大的失传现象,自90年代后,由于受到商品经济大潮的商品价值观和西方文化的影响,壮族青年离开壮乡纷纷到外地弄潮,壮族村屯也呈现空心化和空巢化状态,蓝衣山歌文化在一些年轻人的脑里逐渐遗忘,如果在倡导中华文化自信的当下,我们不对它进行保护,传承,这种宝贵的中华民族文化瑰宝、文化财富将会遗失贻尽。

(五)山歌的发展。山歌仅是龙井村民族文化蓬勃发展的的一个缩影。辉煌灿烂的民族文化似乎是一条历史的长河,滋润着郁江两岸的壮族人民。在港北区港城镇龙井村,壮族文化丰富多彩,民间音乐抒情柔美,古朴流畅;民间舞蹈洒脱大方,热情奔放;民间工艺独具匠心,古朴典雅……走进龙井,让人感受到民族文化的深厚魅力。

1.在龙井村建起蓝衣壮民俗“博物馆”。博物馆深藏着许多民间宝物:花轿、结婚贺布、哭嫁歌剧本、师公戏服、蓝衣、草鞋……博物馆是传统民族文化的重要平台,是传播民族文化的重要窗口。“博物馆”分为生产用具、生活用品、文化用品、婚丧嫁娶用品四个展区,面积虽小却错落有致,每个展品下都有一个标签介绍展品的由来。近年来,龙井村积极探索新时期民族团结进步工作新路子, 也正因为如此,龙井村自1999年起,先后获“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工作先进集体”、“广西壮族自治区第—批壮族歌舞之乡”、“广西壮族文化先进乡”、“全国文化工作先进单位”“广西原生态蓝衣壮山歌-计划生育政策宣传队”等殊荣。

2.山歌队伍风生水起。文化是一支强大的力量,它可以通过文化因子的传播使人们产生普遍的心理认同。山歌的力量是无穷的,许多观点和主张通过山歌的具象化传播为大家所信服。从2007年起,蓝衣壮族文艺队在贵港迅速兴起,常年活跃在各村寨之间。目前,全村3个屯13个村民小组,纷纷出现了村民自己组建的文艺队伍,每逢节日或亲朋好友办喜事,他们就会自编自演节目,免费演出以示祝贺。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各个村寨联合起来,组成了一支队伍庞大的蓝衣壮山歌文艺队,这支队伍多达100余人,年龄从6-70多岁不等。他们肩负着传播和传承壮族山歌文化的重担。

近年来,随着民族文体活动的深入开展,龙井村的大部分自然村寨,现在每逢民族节日,无论是在田间劳作,还是山坡放牧,或是在家休闲,都能听到蓝衣山歌悠扬而富有民族特色的歌声。

在乡村文明建设的推动下,壮族的队员们慢慢地将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编成文艺节目,使内容更加贴近生活,并开展形式多样的演出活动,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原生态蓝衣壮山歌文艺队演员达100余人,城港镇文化站的工作人员说:“壮族的妇女同胞们,既将自己的文化融入到党的政策中,推动了村寨的文明建设,又使原生态蓝衣壮山歌文化得到了进一步传承。”

为了保护,传承这一文化遗产,贵港市委宣传部、文化局和港北区委宣传部、文体新局等有关部门展开了山歌的保护、挖掘和利用工作。港城镇文化站甘炳初从2002年至2008年利用七年的时间到村屯搜集、整理和编辑哭嫁歌,并形成,拍摄有关视频,制成光碟以便于保存。《哭嫁歌》已入选自治区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贵港市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3.古歌新词引领新时代。近年来,港北区努力构建“美丽幸福港北”,积极推进“文化强区”战略,全区文化艺术事业蓬勃发展,社科文化艺术工作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良好态势。在蓝衣壮挂牌成立的社科、文化艺术工作基地,将成为该区社科、文学艺术家传播特色文化的一个载体。

为了更好地保护、传承蓝衣壮文化,港城镇还成立了民族文化传承党小组,有成员10人,突破了以往按党员地域属性划分小组的传统模式,将全镇各村民族文化传承者当中的党员集中起来,搜集、整理和保护民族文化,建立地方文化档案,开展民族文化培训班,深入开展文化传承和文艺创作、演出活动,使人民群众更好地享受蓝衣壮山歌等特色民族民俗文化,打响地方文化品牌。

现在,港北区港城镇、中里乡、奇石乡广大党务工作者,充分利用山歌这一群众喜闻乐见传播媒介鼓励各个山歌文艺队开展创作、培植山歌人才、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宣传党的十九大精神、宣传党的惠民政策、宣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党宣传风廉政建设、宣传精准扶贫典型事例,做好党的“传声筒”,做好理论宣讲“解说员”,成为百姓“好帮手”,鞭笞假丑恶,弘扬真善美,彰显社会正能量。

二、山歌传承与保护的存在问题

(一)《蓝衣山歌》非物质文化遗产亟待关心和支持。目前,除了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的关心和支持之外,还需要很多条件,比如歌师的组织、歌手的队伍、歌圩的恢复、歌会的活动、经费的来源、观念的转变、传承的措施等,种种问题,令人忧虑。

(二)山歌濒临衰微边缘。形成这一局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受多元文化的冲击,使山歌受到一时的冷遇。电视、电影、录像、舞厅、歌厅、洋节目、洋礼仪等文化的普及和渗透,严重地冲击了歌圩这充满人情、人性的和谐功能。电话、手机、短信代替了以歌传情的传统手法。另一方面是由于价值观的转变,民间自发的山歌活动失落了,取而代之的是报酬性山歌演唱。以前无论是节日歌圩和红白喜事的歌堂,歌手们都是本着自愿义务,以自娱娱人的原则去唱山歌,而现在必须有一定的报酬他们才出门。

(三)山歌文化保护、发展规划和政策措施亟待制定完善。一是人才保护与培养的具体措施亟待制定和完善 根据调查,蓝衣山歌面临青黄不接、后继乏人的危机。二是对蓝衣山歌还没有规划。比如山歌馆,山歌墙、山歌台、山歌廊等歌会场地没有进行规划和保护。比如在中里乡龙山圩山歌台、奇石乡奇石村山歌台在民国时期到解放前就保护很好,但由于圩镇建设,现在都没了。

 (四) 亟待探索蓝衣壮族山歌文化产业发展新路子。随着经济的转型发展、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的增强,以及各种新文化思想的冲击,蓝衣壮族山歌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受到了影响,目前要把蓝衣山歌文化做到音、谱、图、文、像五类元素兼容任重道远,蓝衣壮族山歌文化产业发展新路子还需要上下求索。

三、传承和保护衣山歌的对策建议

(一)将壮族传统山歌文化发展纳入规划和立法。重新定位壮族传统山歌在贵港民族文化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制定发展战略和措施是继承、发展壮族传统山歌的关键。要把壮族传统山歌发展纳入贵港文化繁荣发展规划,将其作为建设“实力贵港、活力贵港、魅力贵港、给力”的民族文化重要部分来抓好抓实。要通过人大立法,把继承、发展和繁荣壮族传统山歌作为贵港民族文化建设的重要部分,通过专项专项法规条例确定下来。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新旧领导交替时,避免由于个人认识不到位,而改变对山歌发展的政策。歌圩办得好,各民族群众就积极参与各种歌圩活动,也就提高群众唱山歌爱山歌的热情,也促进当地民族旅游业事业的发展。因此,建议将贵港壮族优秀山歌文化建设纳入贵港“十三五”发展规划,作为建设贵港民族文化强区的重要部分,同时通过人大专项立法,确保壮族山歌的继承和发展、朝着健康方向发展。

(二)制定完善的山歌文化保护、发展规划和政策措施。传承、发展和繁荣壮族传统山歌文化是一个系统工程。一是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要集思广益,广泛征求全市相关专家教授、各地民间山歌手的意见,制定出符合山歌文化发展规律、符合我市当代社会发展现实需要的可操作的山歌发展规划及其政策措施。例如,量身定做好贵港民族山歌保护、发展规划和实施方案,规划好一个山歌主题项目,由文化及其相关部门牵头实施组织歌圩命名,定期组织歌圩活动和歌王大赛。要多措并举开展招商引资,引进文化大企业,开展市场化语境下山歌民族文化活动。二是编制有关山歌文化教材,编入当地课本。三是在中小学举办巡回讲座、知识竞赛等活动,宣传山歌文化。四是成立各类协会组织,巩固山歌文化队伍。五是建立山歌人才档案,设立人才保护经费,争取财政拨款和社会捐助,对60岁以上有影响、有贡献的民间艺人给予适当补贴。

(三)多方合力推进壮族山歌文化发展和繁荣。一是发挥文化基层单位人才优势,推动壮族山歌文化活动广泛开展。开办山歌创作培训班,指导农民山歌爱好者学习山歌编创方法,提高他们唱山歌的兴趣。把有较好基础的歌手集中起来开办山歌歌师培训班,聘请歌王亲临授课,提高他们的山歌编创技巧,为山歌文化发展培养更多的骨干力量。二是发挥县区、乡镇各级山歌协会群众组织作用,搞活农村山歌文化活动。山歌文化历来就是群众性的文化活动,歌王和歌师是唱山歌和歌圩的领头人。他们主要集中在县、乡镇的山歌协会里,要充分发挥他们的组织领导作用。三是建立山歌和歌圩传承人保护制度,确保山歌文化后继有人。要建立山歌原生态保护基地,让山歌回娘家,还原原生态,让原生态的山歌得以传承、保护、发展、光大。要加大发展山歌接班人的培养力度。开设乡土课程,举办各类培训班,培养年轻骨干,由业内优秀人员进行指导和辅导。山歌文化依然以口头传授为主,要确保山歌文化技艺不至于人亡歌歇,永续传承下来,必须加强山歌传承人的保护制度,巩固现有的山歌传承人选拔和确认制度,提高政府津贴,恢复歌馆活动,对开堂授艺的传承人给予课时补助,保护和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从而使山歌文化永序传承下去。四是强化山歌文化交友恋爱和娱乐功能。要恢复“倚歌择偶”传统壮族山歌和歌圩功能,提高山歌文化参与率是发展山歌文化的社会效益和可持续发展的主要途径。采取多种形式和方法,增加山歌的情歌分量,强化歌圩交友和娱乐功能,使壮族山歌和歌圩真正回归原本应有的记事、交友和娱乐功能,这也是传承保护和发展山歌文化的重要手段之一。

(四)开辟蓝衣山歌文化产业化新路子。建议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以“文化搭台,经济唱戏”为实质,有计划地举办山歌节、歌王大赛;有组织地出版优秀的山歌光盘的录制和销售;支持私营文化公司在壮族集聚区开办山歌培训班,有条件的地方还可以开设山歌培训学校;各地文化和旅游部门联合起来,开展山歌与特色种养殖业联姻的节庆活动,如山歌旅游节、山歌荔枝节等,在促进山歌文化发展的同时,也直接地促进了当地农产品的销售,形成集文化、艺术、体育、商品、信息、科技为一体的山歌文化产业和民族旅游经济发展共同体,促进共同体共赢。

(五)要将古歌赋新义注活力。要把蓝衣山歌作为党的“传声筒”,作为党的理论宣讲的“解说员”,作为百姓政治思想文化的“好帮手”,丰富当地老百姓的精神生活,实现理论政策通达最基层的突破口,激活干部群众干事创业的热忱,提高基层群众积极向上精神。

(六)全社会都要唱响民族之歌。在壮族的血脉里,蕴藏着原始山歌的原细胞和民族基因。山歌是民族的精神食粮,是民族的审美花园,是民族的团结纽带,是贵港农村壮乡基层思想政治工作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孵化器。目前,壮族山歌虽然面临断层、濒临绝境,但只要各级党委政府和全社会都来呵护,那么蓝衣山歌一定会经久不衰,也只要有意识地将歌手组织化、活动制度化、歌会商业化,有政府的大力扶持,以歌养歌,以歌养人,推向市场,蓝衣山歌也一定绵远流长,也一定发挥出其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推动精神文明建设,歌颂民族大团结、传承民俗文化、化解社会矛盾,唱响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旋律的政治作用。

 

参考文献

[1]李富强. 其命维新:壮族传统文化保护与发展实践论[M]. 北京:民族出版社,2014.

[2]王维娜. 承传与口头创作:地方知识体系中客家山歌研究[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

[3]杨宁宁. 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广西民族文化承传与发展策略研究[M].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

[4]吴德群. 社会转型期壮族民间文化变迁研究 [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

[5]平锋. 壮族歌圩的转型与重构:以广西田阳敢壮山歌为例[M].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

[6]杜明娥  杨英姿  赵光辉. 海南儋州山歌调声的历史文化价值探究:基于文化哲学视角 [M].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

(课题组成员:吴先华  宁雪群  韦淑妹  甘炳初  罗第容  李艳萍  施敬达  周金有等)

相关链接